江苏快3官网

第41章 寻找线索

    薛飞在都察院的会客厅等着人给自己拿董昌的档案,“大人,这是董昌的档案,您看完了要尽快还回来!”都察院的人把董昌的档案给薛飞,薛飞说了一句谢谢,薛飞对着这人说:“是这样的,我想先抄写下来档案,你看可以给我安排一下房间吗?”

    那人想了想:“这样吧,我问一下我们大人,如果他同意了我就给您安排,如果不能也请您赎罪。”

    薛飞:“没事,我就是问一下,麻烦你了!”都察院给自己的感受虽然是高高在上,可是也没有特别虚假的感受。

    薛飞拿着董昌的档案在都察院等待着,不一会儿那人进来了:“大人,我们大人说您可以在我们这抄写卷宗,我现在带您去我们的办公地点!”说着这人领着薛飞到都察院的办公场所。

    薛飞和这人走到都察院的后院,后院种着竹子,竹子形成了一小片竹林在后院,一条羊肠小道通向后院,“这很清凉!”薛飞和带着自己的人说话。

    那人:“是啊!这里竹子是先皇时期让人种下的,一个提醒着各位大人做人做官要如同这竹子一样,刚直不屈,一个是可以在炎炎夏日给人带来清凉。”

    薛飞点点头,闲聊中薛飞被带到后院的一个房间里面,薛飞一走进房间就看见房间里坐着四五个人,他们都坐在各自的位置上办公,薛飞愣了一下随后他看向带着自己的那个人。

    那人:“大人可以坐在空座上抄写了,我们都察院空闲的办公室很少,请大人凑合一下吧!”

    薛飞:“好吧,那就麻烦你了!”说着薛飞坐在空座上他打开卷宗,开始自己给自己磨墨抄写卷宗,房间里面的人看见薛飞穿着飞鱼服,他们感到不可思异,因为一个锦衣卫怎么可以进到都察院里面写东西呢?!

    屋里的其中一个人走出去和带领薛飞的人聊天,那人了解完情况后和别人说了一下,他们也就不感到诧异了,而薛飞也没在意这点小事情,他现在只想赶紧抄写卷宗,从卷宗里面找到一些线索。

    卷宗虽然也不厚但是也不薄,等薛飞抄写完了都已经是下午的了,薛飞捏了捏自己的胳膊和手腕,他感到一阵酸痛。

    “呼”薛飞吹了吹自己抄写的东西他很满意,“小兄弟的字不错啊!可是有师承吗?”薛飞的身后站着一个人看着薛飞的字说出这话,薛飞看向来人,此人是办公室里的一个人,薛飞站起来对他说:“没有什么拜师,只是小时候家里人给请过几位老先生教导过自己。”

    薛飞站起来感到自己的脚一阵酸麻,薛飞知道这是自己长时间一个姿势的原因,他慢慢在房间里走动,不大一会他感到好多了,他把卷宗还给了都察院,薛飞拿着自己抄写的东西回到了京兆尹府。

    “怎么样?都察院给你拿董昌的档案了吗?”锦衣卫的兄弟看见薛飞回来了就问他这个问题,薛飞:“你这样帮我去街上买点吃得,我好饿,银子给你!”

    薛飞在都察院也没吃饭,他直接回到京兆尹府看卷宗,锦衣卫的兄弟听完他的话后赶紧替他买吃的了,薛飞坐在椅子上躺尸中,大概过了两盏茶的时间锦衣卫的兄弟从外面回来了:“只带回来了街口的包子和粥,你凑合一下吧!”

    薛飞也没说什么直接吃了起来:“好吃!谢了啊!”等薛飞吃到第四个包子的时候他吃饭的速度才慢慢停了下来,薛飞喝着瓦罐里面的粥:“这味道不错啊!”薛飞感叹着食物的味道。

    等薛飞吃完了,他把卷宗摊开在案桌是看,他还真在董昌的案卷里发现了几个人,“呵!”薛飞发出声音。

    办公室的其他人看向薛飞,一个锦衣卫的兄弟走向薛飞的案桌前:“兄弟,是不是有什么发现了?”那人感到很好奇。

    薛飞:“现在还不能说,卷宗我先我拿回家了,这是我在都察院自己抄写的卷宗啊!先走了啊!”薛飞一看到了放衙的时候,他拿好董昌的卷宗就回家了,他不放心京兆尹府里面有没有内奸报信,与其把卷宗放在一个危险的地方还不如放在自己的身上,他可不管别人怎么想自己。

    薛飞一回到家他就钻进自己的房间看董昌的卷宗还有昨天那个太监给自己提供的情报,薛飞在董昌的卷宗里看见了和董昌同一年到皇城里一同任职的官员里面有一个现在在户部任职,薛飞打算找这个人问一问。

    夜晚薛飞又来到了房子樾的房间,房子樾正在房间看书他看见薛飞出现在自己房间里感到无奈:“看来你还是很闲啊!秦王殿下这次的案子看来给你没带来什么压力!要不要我让殿下给你安排别的差事啊!”

    薛飞看着房子樾:“我是找你来帮忙的啊!不是让你给我找活的啊!话又说回来了,你在户部认不认识特别老的人?类似于你爹我爹那样的老人或者比他们年纪大的人,官职在侍郎级别的人,或者比他们级别低一点的人!”

    房子樾:“怎么案子遇到难处了?”

    薛飞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吃着葡萄:“那倒没有,就是想托你问问人罢了,你要是不告诉我,我明天就去你们户部亲自找人问,反正今天来你这就是纯粹想溜达溜达!”

    房子樾:“锦衣卫到户部的官职人员家里溜达,说出去咱们两就是结党营私,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我密谋着什么呢!”

    薛飞毫不在意房子樾说的话:“别人怎么说我不管,但是皇上信不信就是他的事情了,就算是他信了这种话,你我也没有办法啊!”

    房子樾摇摇头,薛飞看了看房子樾:“你还没回答我呢,认不认识这种岁数的人啊?”

    房子樾:“我倒是认识几个,你给我描述一下到底要找什么样的人?”

    薛飞:“我想找和董昌同一年一起升迁的人,他现在在你们户部,他叫王寒,你认识吗?”

    房子樾:“王晗?户部户籍司的掌司,他这个人我只是见过几次,具体的的我也不知道,用不用我替你打听打听?”

    薛飞:“不用你,我打算明天先去探探路!走了啊!葡萄不错!”说完薛飞把最后一颗葡萄吃完了走了。

    薛飞用轻功飞出房府,他看见不远处的京兆尹府,他突然想到京兆尹府看看,薛飞用轻功飞到京兆尹府里面,他来到了方冰的办公室的屋顶上,他掀开瓦片,他在上面听里面没有什么声音就飞到别的办公室。

    薛飞在京兆尹府的房顶上听了半天的墙角也没听见什么,他回到了自己的家,房间的后面的洗漱间里薛飞正在冲澡,他从木桶里用水瓢舀水往身上冲,腹肌从薛飞的身上展现,薛飞慢慢搓洗着自己身上的泥垢,薛飞从洗漱间出来后换上了新的内衣坐在房间看书。

    “扣扣扣,少爷,夫人送来了绿豆汤,您看?”门外的小厮冲着薛飞的房间敲门说话,薛飞冲着外面说:“是夫人亲自送来的吗?”

    小厮:“夫人没有来,是夫人身边的绿篱姐姐送来的!”

    薛飞想了想:“你把绿豆汤端进来吧!”门外的小厮听完薛飞的话把绿豆汤端了进来。

    薛飞看着小厮问他:“绿篱姐姐可还在外面?”

    小厮低头哈腰的回答薛飞:“还在外面呢!少爷有什么吩咐吗?”

    薛飞嘱咐小厮:“你送绿篱姐姐回去!让她和我母亲说,夏热炎热不必操心我,让母亲好好注意休息!”

    小厮应是出房间,,薛飞看着自己书桌上的绿豆汤他慢慢的喝掉了,喝完绿豆汤后他回到床上继续看书,而董昌的情报和卷宗让薛飞藏起来了。

    第二天一早,薛飞到京兆尹府叫锦衣卫的兄弟和他一起到户部找王寒,薛飞和锦衣卫的其他人骑着马来到了户部,薛飞:“麻烦门卫大哥和里面的大人说一声,锦衣卫查案找人!”说完薛飞从兜里拿出银子给门卫。

    这次薛飞拿出20两的银子给门卫,门卫看了看薛飞,他拿了银子然后理都不理薛飞,薛飞也有点懵了,锦衣卫的兄弟看着薛飞:“兄弟这是不给咱们办事啊!”

    薛飞走向门卫:“大哥,请进去帮我们通报一声,麻烦你了!”

    门卫嗤笑一声,他用鄙视的眼神看着薛飞:“就你?区区一个小旗还想进我们户部的大门?让你们的百户大人来吧!”

    薛飞气笑了,他对着门卫说:“既然大哥说我不能进去户部,非得我们大人才能进户部那么请问大哥怎么能站在这呢?我觉得你们的门口应该站着的是你们的尚书大人,毕竟门槛太高了!”

    门卫:“好啊你!竟然让我们尚书大人来看大门,你给我等着的!”说完门卫冲着里面喊:“来人啊!有人砸场子了!”

    声音传到里面,薛飞只看见里面呼啦啦的走出来十多个侍卫,薛飞看到这个阵仗他拔出绣春刀:“怎么?哥几个想练一练?”

    侍卫里站出一个人看着薛飞:“就是你闹事?”

    薛飞:“并不是我闹事,我今天来你们户部查案,我让你兄弟帮我进去通报一声,你兄弟呢,不帮我就算了还讽刺我!你们户部的侍卫地位可真是高啊!”

    站出来的侍卫看着刚才站在门口的门卫:“是这样吗?你就是这么做的吗?”

    那门卫低着头不说话,侍卫看着薛飞,他冲着其他人挥挥手:“你们都回去吧,我和这个兄弟说几句话!”薛飞看这人的态度,他把绣春刀插回刀鞘。

    “兄弟进来坐一坐吧!你不是找人吗?我一会儿给你问一问吧!”侍卫看着薛飞对他说,薛飞并没有在意这个人说的是什么,薛飞走进了刚才的门卫:“把老子银子还给我!”

    门卫抵赖看着薛飞说:“你说什么?什么银子?”薛飞听完这话他笑了,突然他一脚踹向门卫,只见这个门卫被薛飞踹倒在地,薛飞走上前从他的怀里拿出自己的银子。

    薛飞冲着他说:“这是老子的银子,老子之所以给你只是看得起你,要回来就是老子不想给你了,既然你给脸不要脸那就别怪老子揍你了!”薛飞说完这句话看着侍卫。

    只见侍卫也没说什么,他冲薛飞说:“请进!”薛飞和其他的锦衣卫走进户部,他站在大门口对着侍卫说:“我就不去你们值班的房间里坐了,你帮我到里面和里面的大人说一声,我找个人问点事,如果没事的话我一会就走了!”

    侍卫看着薛飞:“那行吧,你在这稍微等一会吧!”说完这人走向户部里面的房间,锦衣卫的兄弟看着薛飞对他说:“你没事吧?今天火气怎么这么大?”

    薛飞摇摇头:“你们不知道户部这种地方你表现的越软弱无能他们欺负你越狠,你还不如不惯着他们呢!”

    锦衣卫的其他兄弟看着薛飞说:“那你一开始干嘛干嘛还给他们银子呢?”

    薛飞嘿嘿一乐:“我也是才看出来的啊!”锦衣卫的其他人给薛飞两个白眼。

    薛飞也没办法啊,不大一会儿侍卫让薛飞进到户部了,薛飞走进户部的签押房,他看着签押房的上首坐着一个两鬓发白的老年人,薛飞冲着他行礼:“大人,我是锦衣卫的人,此次前来是查一桩陈年旧案,我想找你们户部现任户籍司的掌司王寒。”

    那人看着薛飞,语气质问薛飞:“就是你刚才在外面喧哗的?”

    薛飞站起来看着坐在上首的大人:“事出有因,大人如果有什么不明白的大可以把你们的门卫叫进来和我对质!但是如果耽误了办案!”

    薛飞顿了顿,薛飞此刻的语气不好的对他说:“呵呵,恐怕大人恐怕担不起这个责任吧!”

    坐在上面的大人听了薛飞的话大怒道:“黄口小儿!你休得无礼!你知道这是在什么地方吗?竟然敢这么对我说话?!”

    薛飞冷笑着看着他:“我当然知道这是在什么地方!”
  http://www.aztecog.com/txt/107461/2694476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aztecog.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aztec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