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快3官网

书趣阁_笔趣阁 > 春日迟迟归 >第十三章寿诞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十三章寿诞

    日子平白无故,倒是过的快的,老祖宗的生辰眨眼便到了。

    顾璟还没有来寻他的三妹妹,程谕的年少有为的名声,却已经传遍了京城。

    晚春时节,许多花瓣儿都落了,敞梅院的院子里吹来了一地的柳絮,白花花的一片。

    春分将这院子扫了,这风一吹,转眼便又来了。

    春分看着那天边又吹过来的柳絮,将那扫帚一掷,差点起得背过气了。

    “这几日都不知道每日要扫几遭,这柳絮到底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这柳絮是从敞梅院上风向的,一个无人居住的偏僻小院,被风吹来的。

    春风拂拂,这柳絮也是一阵一阵的,如春日白雪,从空中漂落。

    “杨花院里那几株柳树,得砍了才好。又没得主子住,白白给别的院子平添负担。”

    奶妈看着那一个人嘀嘀咕咕的春分,“姑娘罚你扫院子,你扫便是,怎么那么多废话?”

    “再说了,杨花院里今儿个已经收拾出来了,从洛阳来了表少爷,表少爷都没说要砍了那柳树,倒是给你脸了。”

    顾晚娘看着气鼓鼓的春分,她这院中这些丫鬟就是太空闲了。所以才得空,将这院中的事情都给传了出去。

    风又吹落下来一阵柳絮,春分极不耐烦的又拿起来扫帚。

    其实顾晚娘挺喜欢这柳絮的,从前住的西街的院子里也有那么一棵柳树,到了三月便每日掉下来一地的柳絮。

    起初顾晚娘对此也不胜其烦,后来孩子死了,程谕走了,这柳树变成了自己唯一的慰藉。

    杨花院里新来了一个表少爷,这事情倒是吸引了顾晚娘的注意,前世也是来了这么一个表少爷。

    表少爷从不出院子,但是却将这府中上下,改变了不少。就例如那子时掌灯,卯时司晨的习惯。

    说来,自己当皇后的那个姐姐,还与这表少爷议过亲。倒是不知道,是谁家的表亲了。

    顾晚娘到底是记得不清楚了,那表少爷进府的时间,竟然这般的早。

    见顾晚娘还坐在床头发呆,这惊蛰着急坏了,“我的三姑娘,都已经什么时辰了,您还没有梳妆打扮。”

    “前院的宾客都已经到齐了,惊蛰瞧着别的几个院子里的主子,都已经早早去梅兰院里陪着老祖宗了。”

    顾晚娘不着急,今日宾客众多,闺中女子本就不可以见客,早早的去了干嘛?

    躲在屏风后面,看谁家儿郎生的俊俏?

    顶多是见了几个宗亲夫人,看能不能与自己相看件亲事。

    从前顾晚娘不去,是因为心里眼里只有程谕,现在不去,是因为知道去了也没有什么好事。

    今朝崇尚儒学,女子也同样要博得才名,几个宗亲夫人能看些什么?不过是模样身段,再问问女学功底。

    顾晚娘既不要长脸。

    同样的,顾晚娘自幼女学底子就差些,虽说被老祖宗老侯爷手把手,教会了些经世之学。

    但到底背不得几个女学学问,诗词歌赋。

    当了许多年清妓,这女学就更是忘记的差不多了。

    这般问起来那些女书,妇德妇戒的,顾晚娘就更加的心虚了。更何况,顾晚娘的父亲,生母还素有才名。

    惊蛰看着顾晚娘那皱巴为难的小脸,自然明白自家姑娘在害怕些什么。

    “就算姑娘不去见客,到底是老祖宗寿诞,姑娘不可能不露面。顶多是赶着时辰去,到时候夫人们都散了,姑娘也就不会为难了。”

    顾晚娘挑眉,看着时辰,自己也正是这般打算的。

    虽说顾晚娘醒来之后,更爱穿的素净些,但是总共今日是个喜庆日子,穿不得素净的。

    惊蛰从柜子里,拿出来一件淡粉白色银纹绣百蝶度花裙,一件浅黄色云雁细锦衣,还有一件粉色缕金挑线的坎肩,再寻了琵琶纹的红色发带。

    这般将顾晚娘打扮起来,因为个子还未抽条的缘故,竟然像一个瓷娃娃一般可爱。

    顾晚娘看着琉璃镜中自己的模样,活了二遭,还第一次打扮成这个模样,这感觉真是奇特的很。

    顾府百年功勋之家,又是朝中元老,家中几个男儿,除了几个不成气候的,大都又都是朝中重臣。

    这般来祝贺的人,皇室功勋,朝中新贵,一个都少不了。

    顾府不曾分家,因为老祖宗与老侯爷恩爱,除了一个庶出子,便只有顾晚娘的祖父一个子嗣。而那庶出子早年就去了金陵,也一直都不曾归家。

    往常,顾家都是东西二个花园,三房住的偏僻,得穿过花园才能去的老祖宗的院子。

    如今东花园必定都是外客,顾晚娘觉的麻烦,便从西花园绕道而行。

    西花园的主景是个大池子,原来养了不少的锦鲤。不过后来因为西花园淹死了个姨娘,便给荒废掉了。

    后来更是常常有丫鬟婆子说,这处夜间有熙熙索索的声音,还有女子的哭喊声。如此就更加荒废,无人敢打理,无人敢走到这处来了。

    顾晚娘是死过一次的人,怎么还会怕这魑魑魅魅,无风无影的事情?

    倒是这些花花草草,虽然没了人搭理,但同样也没了人采摘,生的倒比东花园的还要好了。

    穿过西花园只有一条路,就是绕着池子走。

    顾晚娘走在池边,几株茶花生的艳丽,那茶花下竟然有一个朱钗,闪着光。

    顾晚娘走近一看,竟然是一个云脚珍珠卷须簪。

    这簪子是程谕在自己去岁生辰之时,送与自己的,因为丢了这簪子,顾晚娘伤心了好久。

    最后还是程谕拖了走商,从金陵买回来一只一模一样的簪子,顾晚娘这才作罢。

    这簪子,竟然丢在了西花园,莫非是那日自己滑到摔落在此的?

    顾晚娘附身捡起来这簪子,用绣帕包裹了起来,这风一刮,一吹惊动了不少的杂草,竟然发出来熙熙索索的声音。

    风声之中,似乎还夹杂着女子铃铛般的笑声。

    顾晚娘呼吸一震,莫非还不是传闻不成?陡然吞了口口水,有点后悔没叫惊蛰跟着自己一道了。

    顾晚娘镇定一想,此时近午时,也没有厉鬼,敢在这般时候闹事。

    顾晚娘提着裙摆往杂草堆里走去。
  http://www.aztecog.com/txt/107447/2694255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aztecog.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aztec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