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比分直播:363:松口

    聂家公子作陪,聂家公主夹菜。

    姓林的是什么来头,难不成是聂家的女婿?

    赵国康眯着眼睛,脸上的笑容越发和善,不能以单纯的港商身份看待了。

    燕京聂家可是庞然大物,和他一个级别的就有多人,再加上依附于大树的候鸟,称得上树大根深,这面子得给啊。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大家吃的差不多了,林耀拍拍手,房门打开,茶壶推着一辆餐车走了进来。

    看到餐车,赵国康很是惊异,连道:“林先生太客气了,这么多菜怎么吃的完,再上就浪费了?!?

    “不浪费,一点都不浪费?!?

    林耀示意茶壶将餐车推到自己面前,拍打着餐车上的银盖笑道:“这里面,是我从港岛带来的一些土特产,赵老板久居燕京,对食材也颇有研究,正想请您品鉴品鉴?!?

    “哦?”

    赵国康来了兴趣,猜测着餐车内是什么食材。

    林耀也没让他久等,挥挥手,示意茶壶将餐盖揭开。

    揭开的瞬间,房间内尽皆默声,入眼,餐车上满满的,小山一样,堆着一大摞美钞。

    “这里是两百万美金,按照目前的汇率,相当于五百万唐币。

    我要求不高,请赵老板高抬贵手,不要卡我那两千万存款。

    您点头,这些都是您的。

    听说您儿子在苏联,苏联的物价很高啊,尤其是首府斯莫科。

    当父母的,有责任为子女创造更好的生活。

    我要求不高,就想和您交个朋友?!?

    林耀一边说着,拿出雪茄递给聂明宇和赵国康。

    赵国康没有说话,这么多钱他也没见过,一时间愣在登场。

    聂明宇则是眉头紧皱,看看林耀,又看看赵国康,最终什么也没有说。

    “林耀?”

    聂蕾蕾拉着林耀的手,欲言又止的看着他。

    “安心,不会有事的?!?

    林耀拍拍聂蕾蕾的手背,随后转头看向赵国康:“赵老板,不知您意下如何,想不想交我这个朋友?”

    沉默...

    赵国康脸色变换,大脑中一片混乱。

    他的混乱一半是酒,一半是钱。

    半响后,赵国康拿起茶杯,一口气喝了大半杯,随后吐出口浑气:“林老板年少多金,又有人脉,我当然是想交你这个朋友的。

    只是卡你贷款是上面的意思,我虽然是建行的大总管,说白了也是给人打工的,上面的命令我不能不听??!”

    林耀笑道:“赵老板说笑了,到了你这个地步,在往上爬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不是办几件事就能行的。

    改革办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让你给我贷款,你卡我,不是卡我,是卡改革办的脖子,你的所作所为那位可是一清二楚。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上面的大佬作斗争,你我掺和进去就是小卒子。

    现在,你这个卒子可是过河了,你觉得你在棋盘上还能玩多久?

    不用看我,你家那位不会保你的,一定不会。

    要我说,还不如趁早捞一笔,真到弃车保帅的时候也有后路,您觉得呢?”

    赵国康只是抽烟,在烟雾缭绕中思索着什么。

    林耀没有打断他,赵国康不是对改革一知半解的保守派,他是银行的人,很清楚改革派的改革蓝图,对经济有多大贡献。

    他的政治属性可能不高,对商业与市场的敏感度一定不差。

    明眼人都知道,改革才是正确路线,反对改革,不过是舍不得手中的金饭碗。

    赵国康是保守派的人,是因为他的上家是保守派,站队站在了另外一边,没得选,不代表他内心否定改革,不知道改革的重要性。

    “我可否借用聂家的名号?”

    赵国康的眼神忍不住往聂明宇身上瞟:“林老板您看上去和聂家私交不错,如果是聂家向我施压,我就是忍不住给你放款了,回去之后也有说法了?!?

    一听这话,聂明宇直接否定道:“不行,我们聂家秉持中立原则,老爷子严禁我们下场?!?

    说完,他看了看林耀,又道:“私人身份也不行,我不想连累我父亲?!?

    聂明宇的父亲聂大海,马上就要上任天都市了。

    在此紧要关头,聂明宇不想看到任何风险。

    “大哥,别人不知道,我还能不知道么。

    上面将老爸调到天都市,本就是想让我们二房一脉先站队,从而间接影响老爷子。

    我虽然是一介女流,可也知道中立派从来没有好下场。

    我觉得眼下是个机会,一盘棋上,大将不能轻动,你我兵马却没有顾虑。

    这件事由你我出面,做错了也不至于无法收拾。

    你没有心思从政,我就更没有了。

    不如化成小卒,先去前面探探路,追究起来,你我还小,也不怕他们追究,顶多关几个月禁闭呗?!?

    聂蕾蕾到底是大家族出身,遇到选择性问题时头脑清醒,并不缺少魄力。

    同样她的这番话,也将问题从聂家层次,拉低到了聂家第三代的个人行为上。

    眼下老爷子还在,出了事也不怕被人一竿子打死。

    “我的好妹妹啊,你说的有些道理,但是道理只能占一半...”

    聂明宇一脸无奈,指了指坐在旁边的林耀,叹息道:“剩下一半在他身上,你还没怎么样呢,胳膊肘就往外拐了,换成别人来,我不信你会说这种话?!?

    刚才的话是有些道理。

    有道理,实行起来却不一定简单。

    聂蕾蕾说他们代表个人,话虽如此,弄巧成拙了家族也会惩罚他们。

    “哥,你不用出面,这个面我来出?!?

    聂蕾蕾有些不满意聂明宇的说法,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你...”

    “我怎么了?”

    “没事...”

    聂明宇还敢说什么,起身在林耀的肩膀上重重的拍了两下,冷哼道:“跟你吃饭准没好事?!?

    说完,他向包厢外走去:“我先走了?!?

    走到门口的时候止住脚步,头也不回的又道:“赵老板,下次我做东,咱们到时候再聚?!?

    站在门口,聂明宇右手比化成手枪的样子,做了个向天开枪的手势:“再见!”

    “这个装13犯...”

    目送着聂明宇的背影,林耀脸上多了几分笑容。

    聂明宇果然舍不得让他妹妹出面,自己把这件事揽下来了。

    他口中的下次做东,对外界而言便是一种暗示。

    别人看到后会理解成另一种含义,聂明宇果然向赵国康施压了。

    ......

    当天下午,乘着酒兴,赵国康匆匆返回建行。

    一张批条批下去,两分钟不到,两千万贷款就到账了。

    从这里也可以看出,这笔钱是早就准备好的,不放是不放,不代表银行没有准备。

    上面要是转变口风,这笔钱分分钟就能下来。

    同样也可以说明,赵国康是个未雨绸缪之人,他有准备,说明他想过自己可能会挡不住压力,并且在未战之前做过应对。

    未战先忧败,并准备应对战败的预案,赵国康不是个简单人物。

    “蕾蕾,晚上你回去之后,家里人肯定会责备你大哥,到时候你多帮忙说说好话。

    我相信这不是一件坏事,我是来燕京大笔投资的重要港商,你大哥帮我的忙,自身不是改革派也多少打上了改革的标签,连带着上面对你们聂家的看法都会有所转变。

    我坚信改革派是一定会取得胜利的,不管是保守派还是中立派,最终的下场都是灭亡。

    改革是一件大事,就像打仗一样,力气要使到一处去。

    拖后腿的,不肯出力的,全都是时代的罪人?!?

    等改革派取得决定性胜利之后,不管是保守派还是中立派,毫无疑问都会受到牵连。

    改革派不会允许这两个派系的人再占据高位,这是立场问题,容不得一点马虎?!?

    回学校的路上,林耀拉着聂蕾蕾的手,跟她诉说着自己的见解。

    他不指望自己的想法能改变聂老爷子,但是有可能,他希望改变聂蕾蕾,然后再用聂蕾蕾去改变她的父亲聂大海。

    聂大海要是按照剧情,整整用了十三年,才从天都市副总督的位置爬到代总督上。

    以他的背景怎么会这么慢,他真是能力不足吗?

    不是,是因为聂家没站队,受到了上面的打压。

    如果站队了呢?

    改革的风气一年强过一年,聂大海这位聂家二代中的核心成员,是不是能借着这股东风扶摇直上?

    多了不敢说,早个五六年把副字去掉,五十多岁的天都市总督,未来绝对难以想象。

    有聂家这层关系在,他就可以横着走了。


  http://www.aztecog.com/txt/103904/2900161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足球即时比分 www.aztecog.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www.aztecog.com
足球比分直播 | 足球比分 | 足球比分网 | 足球比分直播 | 足球比分网 |